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

清代短篇世情小说集《飞英声》

完美读书2017-12-27 06:42:10

清代白话短篇(拟话本)世情小说集。四卷八篇,残存七篇。作者署名“古吴憨憨生”,又有题“钓鳌逸客选定”,真实姓名及生平不详。成书于清初。


现存主要版本有清初刊本,藏日本东京大学图书馆;清可语堂刊本,仅存“闹青楼”一篇,藏北京大学图书馆。中华书局“古本小说丛刊”、上海古籍出版社“古本小说集成”影印清初刊本。


卷之一


闹青楼 女诸葛书画播声名 佳公子丰姿惊粉黛


明正德年间江南苏州某官员王丕元生有一女,乳名慧英,不但丰姿秀丽,而且天资聪颖,十岁不到便已琴棋书画、描龙绣凤,样样精通。即便是拳脚枪棒,也会得几套,正是文武双全。父母对慧英钟爱非常,当作男儿一般看待。一次厨房里有人偷吃了一只鹅腿,却又不知是何人,小慧英向母亲提议,用让众丫鬟漱口,以查验口中有无油腻。一试之下果然灵验,查出是一个小丫头所为。后母亲病故,其父运粮时不幸翻船,带罪赔补,不出数月也亡故了。慧英只得投靠舅家,舅父巫有恩将慧英家产占为己有,慧英又受尽了舅母的虐待。十五岁时,慧英出落得亭亭玉立,舅父看中了慧英的姿色,将其卖入妓院,得银四百两。慧英得知后不动声色,暗中准备了檀树条,乘她被抬入妓院时,将鸨儿、龟儿一顿痛打,鸨儿被打得跪地求饶。鸨儿虽心有不甘,但畏于慧英的武艺,只得答应了她的三个要求:退还卖身契,另借屋居住,且要三餐厚待,日后归还身价。自次以后,慧英在居室门口贴一招牌:“莲庵王慧英书画寓”,一些好事的少年纷纷前来求取书画。三年内,慧英名满天下,卖得的画资也不少。吏部侍郎之子韦公子慕名登门求画,二人一见钟情,韦公子回家后向父母禀明求娶之意,韦父知慧英乃官门之女,遂迎娶进门。后韦公子得中进士,官至翰林,夫妻二人偕老而终。


合玉环 王朝宗渔色收军妇 赵健儿暮年合断环


明正统年间山东济南府一军人赵兴,其妻和氏颇有几分姿色,成婚两年,怀有七个月身孕。和氏随丈夫赴辽阳戍边,路上遇到一队军马,原来这是登莱游击将军王朝宗率部赴边御战,因边境无战事,正奉命回登莱驻扎。王朝宗贪财好色,其部下见和氏容貌出众,想抢来献给王朝宗。 于是众人一拥而上将和氏围住,赵兴大怒,虽然他勇猛无敌,但毕竟双拳不敌四手,对方仗着人多势众,很快就把赵兴打倒在地。 和氏见夫妻离别,将随身所带的玉环砸成两半,夫妻二人各自保存一边,以留作以后相认之用。赵兴含泪与妻告别,继续前往戍边,而和氏则被一个善于阿谀奉承的士兵献于王朝宗。 王朝宗后将和氏送回登莱私宅,和氏向王朝宗的原配夫人萧氏跪地哭求,幸而萧氏心地善良,对和氏好生款待,并将其收为第四房妾室。不久和氏临盆,产下一子,王朝宗将此子认做亲生,取名王冀。 王冀三岁时王朝宗被贬,带领家小回归辽阳,没有几年,王朝宗就暴病而亡。 于是,萧氏将他的姬妾们遣散,只与和氏和睦相处,并延请先生教王冀读书识字。 王冀二十岁时,已长得人高马大,勇武过人,邓指挥将其女许配于他,王冀入京袭职,得宝马一匹,并有一马夫赵健儿相随。 回到家乡后,和氏见到赵健儿觉得十分面熟,原来此人正是前夫赵兴。 于是玉环相合,夫妻相认,父子团聚。 朝廷嘉奖王冀孝母,让他复姓赵氏,但仍可袭旧职,赵冀奉养萧氏和亲生父母,世享爵禄。


卷之二


风月禅 得得僧参得禅中风月 回回偈方回巧里姻缘


元顺帝时方谷珍占据明州一带称王,百姓安居乐业。城中竺佛生有一独子,取名月华,从小多灾多病,算命者言若不出家,定克父母。由于家道贫寒,虽然母亲依依不舍,其父还是将月华送至延庆寺出家为僧。寺中住持万空送钱财银两至竺家,并且彼此称亲家相互往来。月华出家后法号得得,长至十五岁时,眉清目秀,聪颖绝顶,儒释皆通。寺中众僧贪其美色,思量与他勾搭,无奈住持万空看管甚严,因此无从下手。其实,万空原为色中饿鬼,因纵欲过度而痿,现已渐复,一日暮春天气,万空春情勃发,将月华奸污。而月华此时正是情窦初开,初识个中滋味,于是顺水推舟,主动向万空投怀送抱,惹得万空欢喜不已。随着年长,月华情欲日炽,万空已不能满足于他,苦于身在佛门不能亲近女色,无奈之下只得拿别的小和尚解谗。空闲之时便在寺中各处乱走,遇到少年的女子到寺中烧香还愿,便上前搭讪。经纪人柳八之妻莫氏与女儿含春到寺烧香,在山门口遇见月华,月华见含春貌若天仙,不觉神魂飘荡,而含春也喜他少年标致。月华殷勤引莫氏母女到关王殿焚香祷告,莫氏疑他有调戏之意,回家后告诉其夫柳八。柳八大怒,告至方谷珍处,将月华判沉海处死,月华大声申诉,理直气壮。方谷珍见月华粉雕玉琢,反生爱慕之心,改判月华还俗与含春成婚。二人成婚后,月华在方谷珍幕下掌管文书。


三古字 寓三古女鬼考传题 葬暴棺终身享福寿(佚)


卷之三


破胡琴 宣阳市才子召用 酒馆中故人谈心


唐中宗时,武后篡权,大臣陈元敬不愿为官,回归故里。 其子子昂文才出众,天性嗜酒,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,无奈其父不让他应举。 至玄宗朝,时局太平,开科贡举,子昂奉父命前往京师求取功名,不料名落孙山。 子昂怕回去遭人耻笑,就在寓所住了几年,却不曾得遇一个知音,心中愤闷,将自己的诗文刊印成册,逢知心者就送一部。 一日在长安宣阳市上见人卖古琴,言遇知音者需千万钱,子昂拨动琴弦,果然铮铮然有古音,遂命人回寓取钱一千贯买下此琴。 次日,子昂在市集设一高座,置古铜香炉,头戴软纱唐巾,宛若仙人,抚琴而奏。 只听得琴音清亮,如高山流水,九天鹤唳,并高声朗诵,以抒自己怀才不遇之情。 一曲终了,双手举琴,向下一摔,古琴顿成碎片,众人均感惋惜,书童又将其诗集散发给众人。 于是,陈子昂摔琴散书的故事,长安城中无人不知、无人不晓,子昂之名沸腾朝野。 此事传入玄宗耳中,玄宗传旨召见,子昂将家事经历奏明皇上。 玄宗见他慷慨陈辞,知是奇才,即下旨赐子昂为翰林学生知制诰。 子昂衣锦还乡,好不荣耀,自此奉养父母,终其天年,三年孝满,便不想仕林。 十年后,玄宗又宣子昂赴京任职。


宋伯秀 宋伯秀误入桃源路 朱大姐乔妆窈窕娘


弘治年间有杭州人宋隽,字伯秀,是个挂名秀才,祖上遗资颇丰。娶妻何氏,容貌平平,宋隽十分厌恶,意欲寻一绝色女子。知有一寡妇颇有姿色,宋隽遂前去与寡妇搭讪,奈何寡妇丝毫不为所动,宋隽难得亲近,于是去求朱买婆撮合。这寡妇原是朱买婆的表侄女,生性古怪,但行止却端正,朱买婆得了宋隽的银子,就不时去寡妇家说和,却不成功。朱买婆有一子一女,其女也有几分姿色,正逢近日夫亡,来到娘家,见母亲为难,便设下移花接木之计。朱买婆约来宋隽,骗他说寡妇害羞已先睡下,并向宋隽索银五十两。宋隽酒至半酣,摸黑上床,欲火正旺,无暇言情,就与床上之人云雨起来。而床上的哪里是寡妇,分明就是朱大姐,云雨刚毕,她又向宋隽要了四五十两银子。后二人多番淫乐,朱大姐又唆使宋隽休了何氏,然后备下大礼将朱大姐娶进门。洞房之夜,宋隽取下红盖头,发现盖下之人并非自己的心上人,才知受骗。次日,何氏的娘家一班男女又打将进来,将家中器物砸了个粉碎,又将宋隽一顿好打。何家将宋隽扭送至官衙,告其无故休妻再娶,太守大怒,将宋隽杖打二十,命其将何氏带回家。宋隽回到家中,见屋里一片狼藉,遂将田地屋宇变卖,前往扬州寻访美色。谁料半路遭劫,身无分文,又羞见妻子,只得到坟堂安身,贫困而终。


卷之四


三义庐 招商店贫子让多金 衡阳县乞儿辱财主


顺治年间,衢州府有一乞儿王二,本农家出身,因遇灾荒而沦为乞丐。一日于街旁沟中拾得一缠袋,王二到僻静处打开一看,见里面有十数两白银。王二本性老实善良,觉得飞来横财不能受用,遂回到原处等候失主。直到下午,见一人急匆匆奔来找寻,一问之下知道此乃借贷回赎田产之金。王二将银子还于失主,失主愿将十封银子酬谢王二,王二笑而不纳。有妇人方氏,其夫搭识邻家寡妇,经常无故殴打方氏。方氏病倒,遭夫弃于路口,方氏无力回娘家,被王二救起收留,每日讨来饭食照料方氏。方氏颇有姿色,王二虽朝夕相伴,却无一丝邪念。一月余,方氏病愈,王二送其回娘家,方家尽心款待,以报其搭救之恩。九月中旬,王二在南门外见一老者同一十四五岁的孩童相对而泣,原来老者欠土豪赖光四两银子,无钱偿还,只得在此买子。王二将自己身上的三两八钱银子相赠,并陪老者去赖光家换钱。因尚缺二钱,赖光不肯罢休,王二羞他还不如乞儿,赖光恼羞成怒,将王二等人送往官衙。路上遇到衡阳太尹的轿子经过,带至公堂,王二据理力争。后太尹要玉成王二与方氏的婚事,王二婉拒。太尹为王二改名王义,并为他寻一居处,旌表其门曰“三义庐”,一时远近之人都颂扬其高义之风。


孝义刀 魏宝儿色衰始从良 崔孝童少年发义勇


顺天府有一孩童名叫崔鉴,其父崔佑经常醉酒打人,又好女色。一日在家中打妻子王氏,崔鉴急从学馆回家跪地求哭,并规劝父亲。崔佑与妓女宝儿相好,宝儿年将三十,色衰而客渐少,欲嫁于崔佑而使终身有靠。崔佑不胜欢喜,回家立即收拾房屋,准备择日纳妾。王氏不愿与妓女同住,要另找房屋居住,被崔佑一掌打得头昏眼花,捶胸大哭,崔鉴反劝母亲乐得清闲。宝儿过门不向王氏行礼,王氏责备,又被崔佑打,崔鉴抢白几句使崔佑无言而对。崔鉴将身上的衣服当了买小刀藏在身边,回家藏于天花板上,崔佑见儿子把衣服当钱,遂把崔鉴痛打一顿。一日崔佑出外收账,王氏与宝儿发生争执,宝儿辱骂王氏,崔鉴见状大怒,取出小刀将宝儿刺死,然后逃出家门。地方保甲将王氏押送官府治罪,崔鉴急忙赶回家来,直言杀人经过。官府念崔鉴年方十三,又出于孝道,赦免其罪。崔佑痛改前非,与王氏和睦终老。



Copyright ©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@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