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

点着大地春雷的火是我心里那少年英雄的气概 | 短篇小说《大地春雷》

《超好看》杂志2018-01-05 12:25:00


大地春雷

 

文  ︳  十七

 

从昏迷中逐渐找回意识的感觉,像是从一口深深的井底往外爬,周围一片漆黑,只有头顶有一点儿光明,遥远而模糊。

首先找回的是一点听觉。

“好像恢复意识了……”

“心率!心率又不行了……”

“撑不过去了吧……”

“专心点儿!别废话,止血钳……”

然后,是味觉。呼吸机喷出的氧气,裹着口水和血水的味道,充斥了整个口腔和鼻腔。

这个味道瞬间勾起了我脑海深处的一点儿记忆。

哪怕我现在迷糊得想不起来自己是谁,我依然记得这个味道。哪怕我现在快要死了,身体几乎不再属于我,我无法动弹一根手指,无法抬一下眼皮,我依然感到心脏的位置一阵刺痛。

那是一个馒头的味道,掺杂着嘴里的血水和滴在馒头上的泪水,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咸的馒头。

“明海,快点儿吃,下午上课要迟到了。”

一个声音仿佛在耳边响起。

声音伴着那个又咸又腥的味道,让我的意识一点点地聚拢。我好像又回到了那时的情景,我就是明海,那个声音来自我妈。

她在厨房里一边蒸着馒头一边喊着我。巨大的蒸笼喷着蒸汽,隔着门帘都挡不住那股氤氲的水汽,把院子里飘来的槐花味都冲淡了。

我躲在屋里,咽了咽嘴里的馒头和血水,清清嗓子,压下喉头的哽咽,用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声音答道:“哦,知道了,这就吃完了。”

妈肯定知道我在哭。

因为平常这时候,应该是我卖完了馒头,我俩一起坐在院子里的老槐树下吃饭,可是今天我一个人捧着馒头缩在屋里啃。妈不说,是因为她知道我不想她看见我哭。而且她也不想我看见她抹眼泪。

爸走了以后,妈每次都是半夜趁我睡着了,避着我抹眼泪。其实我每次都知道,这次也一样。不用看着、听着,我就知道。

忽然有人敲了一下我的脑袋:“走啦,猪头,要迟到了。别哭啦,你的牙会长出来的。你那颗虎牙还没换过吧,没换过就是乳牙。我妈说乳牙掉了还会长的,别哭啦。”

不用回头我就知道,是英子。

英子是个和我同岁的小姑娘,住我家隔壁,也是我同学,我俩都上五年级。她大名叫王英,就是梁山好汉矮脚虎“王英”那两个字。所以看过《水浒传》的连环画以后,我就喜欢叫她“矮脚虎”。不过后来她也看了连环画,我再叫她“矮脚虎”,她就冲我做鬼脸,叫我“扈三娘”。

“一丈青明海,巾帼不让须眉,哈哈哈。”她这么一说,我就没辙了。

英子爸是猎户,一进山就是好几天,打回来一些野兔、山鸡什么的,英子妈就拿到市场上去卖。没有打到猎物时,英子妈就摆摊卖些青菜、鸡蛋什么的。

每天中午,班里只有我俩要回家。我要帮我妈卖馒头,英子要帮她妈卖野菜、鸡蛋。

每天中午我们一起回家,再一起去上学,这是我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候。

可是今天中午,这点儿简单的快乐被打破了。



中午的集市,人来人往,很是热闹。不过人影憧憧的,挡得我都看不着在街对面看摊的英子了,让我暗自有些气恼。我一直找借口让妈把摊子挪到离英子近点儿的地方,可是妈不愿意。因为现在的位置旁边有个卖猪肉熟食的铺子,妈说买了肉食的人多半要买馒头,这样挨着生意能好些。我却很烦,因为那铺子里要么是一股生猪的腥臭味让我恶心,要么是卤肉的香味让我觉得又饿又馋。更烦的是不远处的菩提寺,总有股烧香的香味飘过来,熏得我头昏脑涨的。菩提寺里只有几个和尚,虽然剃了光头,烧了戒疤,却不讲究什么清规戒律,有法事时做法事,没法事时就在后院种菜,晚上各回各家跟老婆睡觉。小时候我调皮,总有大人吓唬我说:“明海!再不听话送你去当和尚!”我一听就老实了,那时候总觉得进寺庙当了和尚,这辈子就算完蛋了。不过后来发现菩提寺的和尚能娶老婆、能吃肉,我也就不怕这个了。

今天中午,我正被菩提寺里飘来的一股烧香味熏得直打瞌睡,忽然,腰间被人猛地一扯,一下子摔倒在地上。我回过神来一看,腰间的钱袋已经不见了。

“哈哈,明海摔个狗吃屎。”一个瘦猴一样的小男孩掂着我的钱袋,冲我狂笑。

他身边,还有两个差不多大的孩子:一个又高又胖,像一只熊;一个皮肤黝黑,像一截黑炭。

我叫不上他们的名字,但认得他们仨是六年级的小混混。

黑炭拍了拍胖熊,冲我喊:“怂包,爷爷今天告诉你,以后离英子远点儿,我们胖哥已经决定娶她当媳妇了。”

“我日你先人!”我大骂着就冲了过去。

可是还没跑到跟前,瘦猴突然把钱袋冲我砸过来,正打我脸上。我一个趔趄又摔倒在地上,还没爬起来,脸上就挨了一脚。

我只觉得昏天黑地,瘫在地上,由着他们把馒头往我脸上砸。

最后,隐隐约约看着是英子喊来了我妈和她妈。我妈拿着大擀面杖,英子妈拿着扫帚棍,一通打骂才赶跑了他们几个。

回到家,慢慢回过神来,我发现自己被踢掉了一颗虎牙,嘴里都是血,不知怎的眼泪就开始往外冒。我缩在屋里,一口一口慢慢地啃着馒头,嘴里的血腥味和滴到馒头上的眼泪的咸味,伴着一口一口的馒头,一点点印在我心上。

我想起爸躺在床上,把我叫到床边跟我说:“明海,还记得我给你讲的三国的故事吗?”

我爸是个教语文的小学老师,从小就看着我背《三字经》《百家姓》,闲时就跟我讲些《三国演义》《水浒传》《隋唐演义》的故事。

我点点头:“记着呢。”

爸拉着我的手,说:“那你该记得小霸王孙策16岁执掌家业,碧眼儿18岁领江东群雄,周瑜21岁随孙策打天下后拜水军都督火烧赤壁破曹军的故事。”

“生子当如孙仲谋,我记得呢,还有遥想公瑾当年,小乔初嫁了,雄姿英发。羽扇纶巾,谈笑间,樯橹灰飞烟灭。”我大声说。

爸点点头:“这都是少年英雄,你要记着这些少年英雄是怎样的气概。爸要走了,以后你要撑起这个家。你才10岁,所以你比小霸王孙策还强。”

我应该比小霸王孙策还强。

爸的这句话我一直记着。可是现在,我被人揍得像个鳖孙,英子要被人抢去当媳妇了,妈在厨房偷偷地抹眼泪。小霸王孙策是少年英雄,带着江东的好汉打江山,我却连个馒头摊都守不住。

我觉得我简直没脸见英子,也没脸见妈。我飞快地拿袖子抹了眼泪,把嘴里那口又咸又腥的馒头咽了咽,扭过头不看英子,说:“我才不是因为牙哭的,我……我……我没哭!”

英子拽着我的袖子,笑着说:“好啦,好啦,你没哭,你是男子汉大丈夫,赶紧走吧,要来不及了。”

“你到外边等我一下,我要换衣服。”

“好好好,你快些啊。”

我支开英子,不是为了换衣服,我要往书包里装点儿东西。

我藏在床下砖缝里的九支大地春雷!



大地春雷是我们这儿能买到的最粗最响的炮仗,一支就有英子的手腕那么粗,塞到石头缝里能炸出一个坑来。过年的时候我拿全部的压岁钱买了十支,结果第一响就震碎了人家的玻璃。妈就不让我放了,说太吓人,让我把剩下的泡水埋了。我舍不得,就都穿起来藏在床底下了。今天,我要学周瑜火烧赤壁,用这些大地春雷和那三个浑蛋同归于尽!

下午体育课,我偷偷溜到他们班窗户外边,把一块石头包着字条,瞄着那个胖子的脑袋就扔过去,就听教室里传来“哎哟”一声惨叫,然后就跟炸了锅一样吵闹起来。我一刻也不多留,撒腿就跑。

那张字条上写着:“放学后窝头坑见,老子弄死你们。”

窝头坑是学校后边山上的一个石头坑,一个人那么深,半个教室的大小。把他们约到那里,点着九支大地春雷,谁都别想跑。

我回教室拿上包,趁着体育课班里没人,从后窗户翻出去,提前到窝头坑等着。

没多长时间,他们仨就来了。

他们肯定是耐不住性子,逃课就过来了。

胖熊头上还鼓着个大包,一看见我就骂:“你个龟孙敢砸你爷爷,老子捶死你,上啊!”

他们仨叫骂着就跳了下来。

等他们一进坑,我立刻把准备在脚旁的一堆石头块一股脑地冲他们砸过去,一边砸一边疯了似的喊:“老子江东小霸王!砸死你们个龟孙!老子宇文成都!老子锦帆游侠!老子豹子头林冲!日你先人!老子大都督周瑜!谁抢老子小乔我弄死谁!”

乱石劈头盖脸地飞过去,他们叫骂着,本能地用手挡在脸上。就趁着这个空隙,我划着火柴,点上书包里的引线,拎着包就冲了过去。

我想我就要死了,我点着的仿佛不只是这九支大地春雷,还有我自己的这条命。

点着大地春雷的是火,点着我自己的,是我心里那些少年英雄的气概。

我不后悔,人生至此而止,我已圆满。

 

回忆渐渐远去,我感到之前勉强聚拢的一点儿意识在慢慢变得散乱。我仿佛缓缓沉入了漆黑的井底,最后只剩下一点儿咸腥味在嘴里久久不散。

 

医院重症监护室的门前,坐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。她身边几个年轻人,似乎是她的儿女。一个壮实的中年人躺在一边的长椅上打盹儿,一个戴着眼镜的青年人站在走廊尽头的阳台上抽着烟,一个大学生模样的女孩坐在老太太身边,和老人低声笑谈着。

重症监护室的门忽然开了,一位医生走出来,问:“王英是哪位?”

老太太赶忙站起身来说:“是我。”

一旁的儿女们也立刻围了过来。

“您是张明海的爱人?”

“嗯,大夫,他怎么样了?”

“放心吧,没有生命危险了。不过病人本来脑萎缩就很严重,这次病发之后恐怕智力会更加衰退。”

一家人一齐松了口气,老太太笑着说:“唉,早都是老糊涂了,还能有口气就好。”

“病人只短暂地恢复了一段时间意识,又昏迷了,还需要在重症监护室观察一段时间。先交一下费吧。”

“我去吧。” 中年人接过医生的单子,往楼梯口走去。

老太太回身对青年说:“小钟,今天晚上你在这儿守着吧,一会儿让你哥赶紧回家睡觉去,他明天还上班呢,你的店明天先休息一天。”

青年点点头:“嗯,知道了,妈,你和小梅赶紧回去休息吧。小梅,你明天回学校吧,应该没事了。”

女孩忽然挽起老太太的胳膊,说:“妈,你刚才说我爸抱着一书包炮仗去跟人拼命,后来怎么样了啊?”

老太太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:“你爸啊,从小就不让人省心,他那包里可装了九支大地春雷呢。你没见过那种炮仗,手腕那么粗,别说九支了,一支都能把人炸出个好歹来。幸亏我看出来了,趁着他体育课跑出去的空儿,把炮芯都用水浸湿了,不然现在就没你们几个了。”

女孩听了忍不住笑了起来:“还是您厉害啊,妈,那我爸可惨了吧?”

老太太也笑了起来:“那可不,让人揍得哭爹喊娘的。幸亏你外公从山里打猎回来碰上了,把那几个浑小子教训了一顿,这才完事。好了,好了,赶紧回家吧,明天还得早起给你爸蒸馒头送过来呢。”

女孩撇撇嘴:“妈,我爸现在这样,哪能吃馒头啊!”

老太太听了愣一下,叹了口气:“唉,是啊,我也是老糊涂了。不过你哥还得吃呢,馒头还是得蒸!赶紧走吧。”


(完)


点击下方查看历史文章

你的有生之年系列是什么? | 一周有奖话题活动

如何利用微信号功能查看往期小说 | 教程

奇妙世界、超乎想象、不可思议 | 【9月有奖征稿】

最近不知道读啥小说的点进来 | 往期小说大合集(1)



好看的故事、好玩的科普、有趣的教程、编辑部趣事,统统满足你!

中国类型文学第一刊,这里不止有小说。

长按下方图片可以扫码关注!

Copyright ©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@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