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

馆藏 传奇与传奇的交织:看红楼梦外长生殿

雜書舘2018-05-13 15:06:53

        传奇,是一个指称丰富的概念。

说到传奇,你会首先想到什么呢?是游戏?是歌曲?

暂且不论这个词的形容意义,回溯源流,只看原本的“传奇”,是作意好奇的存在——

对偏好文言小说的人而言,传奇,给唐人写尽了,是聂隐娘,是虬髯客,是红拂女,是铁磨勒……

对痴迷戏曲艺术的人来说,传奇,是自明代起就越过粉墙穿过花窗的水磨腔调,是戏中人弦外意的相呼相应,是粉墨装扮笙歌起舞的瑰丽世界——有杜丽娘柳梦梅的生死死生,有李香君侯方域的聚散离合,有莺莺张生的待月西厢……

而今偶见馆藏两册书,好奇展卷,竟似可串联起诸般传奇,看传奇人书传奇事,再留得传奇与后人玩赏演绎,实在有趣。



馆藏石印本《绘图全本长生殿》

    

“长生殿”,最为人知的该是“七月七日长生殿,夜半无人私语时”一语,那明皇妃子正当情深意重,发愿道:“在天愿作比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。”后来安史作乱,帝王仓皇逃窜,经马嵬坡赐死贵妃以稳军心。贵妃死后,明皇请道人索魂,李杨终得相见,于是“天长地久有时尽,此恨绵绵无绝期”。


其间人事俱在天宝年间,然而直到元和元年,传奇的面貌才真的呈现。那年,白居易同友人陈鸿、王志夫游盩厔(今作“周至”)仙游寺,偶然谈及几十年前唐王朝的浩劫,未曾亲历的几人,起意付诸笔墨。不再赏玩山水,而开始观想历史,则有白居易作《长恨歌》,陈鸿写《长恨歌传》。


此后,五代时期的王仁裕作《开元天宝遗事》记述过这段奇情,宋代乐史更编写《杨太真外传》。至元代,白仁甫作杂剧《唐明皇秋夜梧桐雨》,到明代吴世美写传奇《惊鸿记》。任凭朝代更迭人事改换,李杨旧事仍然不断被提起不断被演绎。然后,明王朝也走向尽头。



馆藏石印本《绘图全本长生殿》


1644年,崇祯上了煤山,清军也过了山海关。第二年,即清顺治二年,钱塘的百年世家洪家正遭离乱,逃难中一个孩子诞生,名“昇”。待时局安定,洪家及亲眷皆出仕清廷,同时又抱有“大明遗老”之思,这些都熏染着洪昇。


十五岁的洪昇已以诗才闻名,二十岁他同表妹黄兰次成婚。他的外祖父,即他妻子的祖父,是被称作“太平良相”的黄机,官至康熙朝文华殿大学士兼吏部尚书。黄家,一样是钱塘大族,累世官宦。至此,两大家族的关联发展,应当能在我们想象之中了,因为有一部旷世奇书着力描绘过这般情状啊!顺此追究,竟然真的有一种说法是,黄家即为《红楼梦》里“东海缺少白玉床,龙王来请金陵王”的王家原型,黄机本人或可是王子腾的原型,而洪昇的母亲正是宝玉之母王夫人的样子,当然这不意味着洪昇即宝玉,毕竟他的妻子还被认为是王熙凤的原型。至少到这里,洪昇与《红楼梦》的创作者是可能有渊源的。


婚后的洪昇进京入国子监作太学生,未得官职,过得并不顺遂。二十余年间,曾为父母不容,不得归家;而后其父因事被发配伊犁,他又匆忙赶回杭州侍奉父母北行。也是在此期间,三易其稿,于康熙二十七年(1688年)完成传奇《长生殿》。



馆藏石印本《绘图全本长生殿》


《长生殿》完稿第二年八月,洪昇招伶人搬演,传唱不绝,往来名流不断。然而也是当年七月,康熙的孝懿皇后佟氏病逝,也就是说,《长生殿》上演之时,还在国丧之中。然后洪昇等人便被人以“大不敬”之罪弹劾,洪昇国子监除名,看过演出的官员俱都革职,其中有大诗人赵执信。时人感叹:“可怜一曲长生殿,断送功名到白头。”这次《长生殿》事件实际是当时朝堂内南北两党斗争的结果,找准时机借文字发难,我们可能见过的太多太多了。哦,忘了在前面说明,黄机于康熙二十五年卒。


国子监除名后的洪昇回到了家乡,并于康熙三十四年刊印《长生殿》。是的,有胆识!

这版《长生殿》由西河先生毛奇龄作序,序言道:“予敢序哉?虽然,在圣明固宥之矣。”表示康熙皇帝不追究《长生殿》本身了。


馆藏石印本《绘图全本长生殿》


再之后,康熙四十三年,洪昇受到时任江宁织造的曹寅的邀请。

是的,就是那位曹寅,曹雪芹的祖父。

由此可以理解,为何有人说《红楼梦》里隐约有洪昇家族的面貌了。

此时距京城上演《长生殿》已十五年,洪昇赴约至南京。


曹寅招揽伶人排演全本《长生殿》,邀请洪昇观赏,据说足足演绎了三天三夜。

之后,兴尽而返。

“行经乌镇,酒后登舟,堕水而死,时为六月初一。



洪昇的传奇结束了,然而《长生殿》本身作为传奇,着实值得回味。

传奇,作为戏曲专称,是指明以后演唱南曲为主的长篇戏曲,以昆山腔演出为主。也就是我们今天所称昆曲。(昆曲绵延不绝六百年了哦~

从文本上看,《长生殿》结构之精美素来为人称道。王季烈《螾庐曲谈》中说:“离合悲欢、错综参伍,搬演者无劳逸不均之虑,观听者觉层出不穷之妙,自来传奇排场之胜,无过于此。”全剧贯穿两条线索,李杨关系与安史之乱,尽管都很复杂,但安排巧妙,两线索的发展始终围绕全剧主题,又各有特色,相得益彰。


此外,《长生殿》文辞疏淡清整,各人言语恰如其分,读来恰见其人。比如杨玉环的语言纤巧柔媚而透出锐利,李隆基的言辞不论悲喜皆端正有风度,郭子仪的唱念浑厚豪放,雷海清的痛骂粗犷激越,而到李龟年的弹词则是伤感无限。人物多而不乱,各自形象鲜明,如果搬演至舞台,那可是——端的好看!


以下做简要摘录,祈盼共赏。

《传概》——今古情场,问谁个真心到底?但果有精诚不散,终成连理。万里何愁南共北,两心那论生和死。笑人间儿女怅缘悭,无情耳。感金石,回天地。昭白日,垂青史。看臣忠子孝,总由情至。先圣不曾删郑、卫,吾侪取义翻宫、徵。借太真外传谱新词,情而已。

《进果》——老田夫的控诉浅白而沉痛,“田家耕种多辛苦,愁旱又愁雨。一年靠这几茎苗,收来半要偿官赋,可怜能得几粒到肚!每日盼成熟,求天拜神助”

《骂贼》——乐工雷海清,大骂降臣,以琵琶愤击安禄山,而后慷慨赴死。“平日家张着口将忠孝谈,到临危翻着脸把富贵贪。早一齐儿摇尾受新衔,把一个君亲仇敌当作恩人感。只问你蒙面可羞惭。”洪昇好友吴舒凫曾于眉批中特别指出:满朝旧臣甘心降顺,而一乐人独矢捐躯,烈性足千古矣。……览者必于此等处着眼,方不失作者苦心

《私祭》——宫女念奴与永新拜哭,直为杨玉环鸣冤抱屈:那里是西子送吴亡,错冤做宗周为褒

《弹词》——李暮感怀“休只埋怨贵妃娘娘,当日只为误任边将,委政权奸,以致庙谟颠倒,四海动摇”。

曾经昆曲盛行之时,《长生殿》传唱南北,其中《弹词》尤为脍炙人口,因起句“不提防余年值乱离”,时人描述为“家家收拾起,户户不提防”。(“收拾起”为《千忠戮·惨睹》首句:收拾起大地山河一旦装,四大皆空相。)《弹词》全曲九转,以白头遗老的身份唱天宝遗事的始末,如怨如诉,一唱三叹,十分动人。

以《长生殿·弹词》一折之【转调货郎儿】收尾吧——

唱不尽兴亡梦幻,弹不尽悲伤感叹,抵多少凄凉满眼对江山,我只待拨繁弦传幽怨,翻别调写愁烦,慢慢的把天宝当年遗事弹。


雜·書舘 独有书癖不可医
长按,识别二维码,加关注


关注雜書舘微信公众号,就能查询预约状态啦!

在雜書舘微信公众号菜单栏,点击“预约查询”,既可以进行预约,也可查询预约状态;

如果您需要更改预约,可以先在“查询及变更”中“查询—取消预约”,然后再重新预约哦!



↓↓↓点击“阅读原文”可查看更多往期推送


Copyright ©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@2017